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孔明小说网 www.kmxsw.cc,阿尔萨兰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  我的牙齿开始流血。

    咬一口苹果,留下些淡淡的红色的血迹,映着黄白色的果肉,看不出什么形状,就连颜色也不是那么鲜明的。只是牙龈有一点酸痛,提醒着我,这里,还有血在流。我用舌尖轻轻的舔着自己孱弱的牙龈,品味一点略有些酸味的血腥,和苹果的味道混在了一起,有点混沌,分辨不清究竟美味的是哪一个。

    外面还在下着雨,很大的暴雨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那一个惹恼了天空,让它老人家似乎想要在这一瞬间把世界上全部的水都倾倒下来。天地间密密的都是水,没有空隙,只是看着就有点窒息,但是我却是喜欢的,因为这样的情形会让我有种世界即将末日的错觉。

    我站在窗前,注视着天地空间这样密集的水幕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有诺亚方舟整风破浪而来,或者,一切只是传说罢了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小的时候,喜欢折纸船,然后,就期待着这样的大雨,最好把城市都淹没,然后,我就可以把我的纸船都放在水里,看着它们漂在大街小巷,某一个自己的方向,不尽相同,永无休止。

    回忆容易让人疲倦,我终于头痛,但是却找不到可以制止我头痛的阿司匹林。于是,我选择了睡觉,只是听着外面喧嚣的雨声,我不要任何的音乐,就这样苍白的睡眠,在这样一个容易忘记时间的午后,我需要睡觉,缓解我愈演愈烈的头痛,不再回忆任何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,窗外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从声音听起来,雨应该还在下着,势头也没有收小的意思,这让我很满意。

    随便从冰箱里取出一个苹果作为晚饭,我打开电脑,漫不经心的登陆了几个大型的人才网站,有点随意地投起了简历——周而复始,这就是我这一个月里基本的生活模式,除了吃饭和睡觉,便就是在投简历和不断的面试中度过的。当然,没有什么确定的让人满意的结果,所以我的生活还在这样的继续。

    因为下雨的缘故,客厅里有些冷。我就这样坐着,多少有点发抖,但是依然坚持着。没有办法,我并没有足够的衣物在身上,我也并不知道,虽然已经是六月末了,首尔竟然还是可以这么冷的。

    门响了,开门声过后,我知道,是明下班回来了。明这间屋子的主人,我叫他哥哥,他不叫我妹妹。

    有一种真理如是说:当一个男人要你叫他哥哥的时候,你千万不要天真的以为他真的只想要你做他的妹妹。对于这一点,明做得很好。他从来不叫我妹妹,只是和别人,任何一个被我要求的别人一样,叫我妖然。我却坚持叫他哥哥,或者是我的心里,还是坚持的希望我们的关系真的可以止步于兄妹。

    明是我哥的同学、老友。想起我来首尔之前,哥几乎是以一种托付的姿态将我介绍给给他,忽然觉得有点好笑。但是就是这么一种荒谬,我却离不了。

    外面下着大雨,这样的天气下我对露宿街头的兴趣并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明买回了很多东西,其中有不少是给我的,包括我需要的果汁、牛奶,还有我更需要的薄外套。这样的一种姿态,让我觉得,他是爱我的,虽然我不爱他,也没打算要爱他。

    收下了东西,道一声谢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我们只是需要而以,譬如那件外套,从颜色到款式都不是我喜欢的,但是我还是需要,只是为了御寒。

    其实一切都可以很简单,不是吗?

    可是,他并没有买回来另一件我需要的,我的阿司匹林。

    明说晚上我们要出去吃饭,和几个他的朋友,也是我哥的朋友。

    明说我哥虽然去了美国一走很多年,但适合这些朋友的感情还是有的,我去,大家都会很高兴,叫我不要想太多。

    其实我什么都没有想。原本那一个苹果已经被我当作晚饭吃掉了,如今多出一份大餐,我没有什么太多拒绝的理由。

    一定要想出一个理由让自己挨饿吗?我一直不是那么别扭的人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又见到了政赫,数不上是情理之中还是意料之外,总之,就是见到了。

    外面的雨真的很大,从车上走下来,我低头看着自己被雨水打湿的裤管,顺便也看到了一双熟悉的板鞋,一段熟悉的旋律忽然在耳边响起,猝不及防,我于是不自觉地随着节奏轻轻点着头,说不出原因。

    “这是瑶。”我听到明的声音这样说着。

    “叫我妖然!”想都没想便这样的打断,我没有去看明的脸色,管不得那颜色的里面是否有尖锐的刺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改了名字?”政赫微微笑着问我。

    我仰起头,仿佛准备迎接天上的雨水的姿态:

    “我有改过吗?”

    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,完全不是我喜欢的调子。

    我被强行安排着坐到明的身边,听着大家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关于我和明还有我哥哥之类的话题。酒店落地的玻璃窗满是水雾,人声鼎沸听不到外面是否还下着雨。说白了,都是一些没用的东西。我也懒得多管。

    终于,不知道谁说了一句,既然吃住都在明那里怎么也要付点代价,要是不想这么早就结婚的话妖然和明都要做好各种准备才行,否则小心弄出人命云云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外面的雨下得太大但是我却听不见声音,或许是因为酒店的灯光太刺眼但是我却把瞳孔放得太散,总之,就算没有任何原因也罢,我还是优雅的站起身,将杯中淡得没味的啤酒泼向刚才开我玩笑的那个家伙。然后,拿好我的包,我匆匆的转身离开,懒得多看一眼其他人的脸色。

    不出意料的,明追了出来,在大堂门口的位置,拉住了我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?他只是开玩笑。”明似乎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是我不喜欢。”没有什么心思听他的话,我看着门外,黑乎乎的一片,依然看不清雨是否还在下。

    “不要太任性,这里是首尔!他们都是你哥当年的同学,将来你每走一步路都可能要用到他们的”

    “我得罪不起,是吗?还会连累你,是吗?要我怎么认这个错?以身相许吗?不过不好意思,目前听起来,我好像还不值这个价钱,我也不过就是付个房费的身价。”

    我嘴角轻扬,用一脸的不屑对着他颤抖的愤怒。

    我知道,明不是那样的人,他是真心对我好,但是那又怎么样,我以为自己还算是个会欺骗自己的人,现在看来,我的功夫显然还不到家。或者说,一直到再见到文政赫的那一刻起,我之前所有的那些的努力,也就算是注定要在一瞬间土崩瓦解了。

    明不说话,只是看着我,明明愤怒但是说不出话来,他就是这样的人,好人,所以注定要用无言来代替所有的恼火。当我看见他这样对着我不说话,我忽然觉得好像有一场大雨,顷刻之间淋过我们之间的空间,密集的,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我看着漆黑的夜幕,那些分辨不什么天荒四合宇宙洪荒,暗色的夜有一些看不见的涌动,让我为之莫名兴奋。

    “冲出去,跟着我跑过五条街,然后我就嫁给你。”我说的多少有冲动但是其实并没有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明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打量着我,如同看着一个陌生的路人,片刻,他的唇齿间挤出这样几个字:

    “你疯了。”

    雨并没有停,不过似乎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大。我在雨里奔跑,用一种犹如新生儿一般的绽放的姿态,浑身都湿透了,但是没有时间感觉冷。

    手里抓着我的包,这是我在首尔的全副家当,还有天上的雨水冲洗着我,我知道我并非真的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一柄黑色的大伞撑在我前面,我知道这不会是明——他对我已经绝望了,在我的持久冷漠和突然爆发中终于绝望,其实也并不是很难。我抬起头,迎着一双深邃的黑色眸子,于是不觉轻笑。

    用力一把打掉那柄虚伪的撑张着的伞,今夜于是多了一只落汤鸡。他看我的视线,也多了些径流的分割,如同我看他时的那些圆润的折射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什么,只是拉起我的手在这雨中奔跑,世界末日一般的张狂。

    首尔的雨夜,我不寒冷,但是有点发抖。心里多少有些满意的笑意,一遍一遍冲洗着落荒的张狂。

    文政赫,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。

    政赫家中,我用一条厚重的毛巾包裹自己,干燥的棉毛纤维拼命的吸收着我身体的水分,于是,我抖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&n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