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孔明小说网 www.kmxsw.cc,阿尔萨兰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  听说人总是会在一切都唾手可得的刹那突然放弃。原因无他,只是我们无法面对自己。最难过的那一关,一直都是我们自己给自己的。

    或许真的是这样吧。

    至少,我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所以,真的找到了他的所在的那时刻,我却突然想止住脚步。

    他还会记得我吗?

    我一遍又一遍的自问。茫茫人海中那样匆匆的相逢,那样平凡平淡的一个我,他,还会记得吗?

    我退却,但是却不舍。

    我舍不得就此别过,舍不得不见他。

    他是天上的星,申彗星。

    我回到家,看到裔痕,枯坐在房间的角落里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电话铃响了,是彗星。他收到了我的email,声音里满是喜悦。他说他要见我,明天中午,那会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时候,我们会再见面。我的心里蠢蠢欲动,我猜测我们还可以有许多故事可以继续讲下去,于是终于微笑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有些紧张,但是大多的感觉还是幸福的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忽然发现角落里的痕正望着我,目光冰冷而且犀利,我不觉一阵颤抖。

    “summer,我还是不赞成你去见他。你们不过是萍水相逢,你根本不了解他。你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。不过是有着一张薄薄的名片,一个简单的名字和地址,其余的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痕说的冷淡,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我何尝不知道?

    但是,如果不再见,我真的会不甘心。人的一生中总会难免做一些我们自己都不理解的疯狂决定,虽然疯狂,但是我们却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“你爱他?”痕忽然问道,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”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见到他之后,很快,你们就会恋爱,会结婚,然后,你就会离开我”痕的声音逐渐落寞,落寞中带着些冷冷地恨。

    我抬头望着他,心里忽然害怕,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什么。

    裔痕,我的双胞胎弟弟,严重的自闭症患者。那场意外的灾难袭来,三个数字作标志的灾祸下,我们当时恰好还在美国的父母就这样突然地离开了我们。我在那时候发过誓,余下的岁月里,我会一辈子照顾他——我的弟弟,我们彼此唯一的亲人。虽然,二十多年的岁月里,他只叫我的名字summer,却从来不曾叫过我一声姐姐。

    然而很多时候,我会十分的害怕他,譬如现在。

    他望着我,目光冰冷而且凶狠,像某种食肉动物,眼神中会闪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只是这样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很晚了你饿了吧?我我去弄点吃的”我忽然有点慌乱,说话也有点结巴——这个时候我想要的只是迅速的离开他的视线,这样的对视会让我觉得不安全,虽然,我面对的,是我的弟弟,唯一的亲生弟弟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,依旧呆坐在角落,只是转过了头,不看我。

    我转身离去的刹那,忽然听到他的声音在背后冷冷地响起: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。”

    于是,瞬间冰冷。

    我的睡眠很不安稳,常常做梦,也常常做恶梦。

    这个夜里,我又一次地从梦中惊醒,一身的冷汗,我拉进被子,在夜色中独自粗重的喘着气,近乎窒息的恐惧,即使抱紧棉被,依然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让我如此惊恐的噩梦,梦里那个让我颤抖的影子,竟然是我的弟弟。梦里,他望着我,目露凶光。他紧紧地扼住我的脖子,加紧力道。他说,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,我们一起去找爸爸妈妈吧!

    惊醒后,我依然觉得脖颈处有些凉凉酸酸的闷痛,心里的恐惧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我呆坐着,喘着气,窗外的月光美好,清清白白,照着起伏的我。

    咽了一口唾沫,我让自己平静。

    嘴巴有点干,我起身去了客厅——我要找到饮水机,我需要一些温热的水,这样我才可以不再继续寒冷。

    周围一片的寂静,只有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。

    杯中的水很温暖,大口的吞咽之后,那种被滋润的舒爽让我可以暂时从梦境的恐惧中解脱出来。看看四周,我知道这里是我的家,是我最该感觉温暖和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喝过水,我回卧室。

    路过裔痕的房间时,我的脚步有一点迟疑。我忽然想起晚上他似乎没有吃药,心里不免有一点担心。

    手指轻轻的点了一下他的房门,没有锁,门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点开了,突然间呈现在我面前的黑色空间让我多少有点意外,于是不禁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卧房特有的温热的气流扑面而来,夹杂着男子的体味,感觉很熟悉。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了爸爸,小的时候,每到周末,我总会早早的爬起床,然后光着小脚丫钻进爸爸妈妈的房间,爬到那张柔软舒适的双人床上,挤到爸爸妈妈的中间,拉着他们的被子,和他们一直腻到日上三竿才起床

    那个时候,爸爸妈妈的房间,便是这样的味道。

    忽然间,这样的温暖的一团空气,或者说,是亲情的温暖,让我所有的恐惧都消散了。我试探性的走进了一步——我不记得,这是我生平第一次,在夜里,走进弟弟的房间。

    我不觉又多走了几步,置身于房间之中。痕似乎睡得很安稳,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。我安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于是,转身,我该回去接着睡觉了。我忽然间笑了,没想到一个简单的噩梦竟会让我莫名其妙的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才不过刚刚走到门口,一个冰冷的声音却在身后响起:

    “你来了,为什么又要走?”

    我瞬间颤抖,不敢回头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来看看你晚上没有吃药”

    “来了,又要走?总要扔下我一个人!说过会照顾我一辈子,但是,却还是惦记要去找别的男人,总是要想办法摆脱我——你这个说话不算数的骗子!”裔痕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和憎恨。

    “痕,我没有,我不会离开你的。无论什么时候,真的。你不要多想,好吗?”我急急地解释道,但是,依然不敢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说谎,你们都在说谎。我不会相信你的。你说你不会离开我,可是,你连回头看我一眼都不肯”他的声音,刺骨的寒冷。

    我颤抖着,一点一点的回头,看他。

    他就站在我的身后,赤裸着上身,一双眼睛如同寒夜里四处觅食的狼,贪婪且凶残。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,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痕,很晚了,姐姐要去睡了”

    我需要离开!迅速的离开!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就不会那么容易走!既然说了要照顾我一辈子,就别想离开!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!”

    男性的臂膀揽过来,我第一次意识到我的弟弟是这样的孔武有力,我拚劲全力的挣扎,依然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裔痕!我是你姐姐呀!”

    我哭喊着,但是他却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月华如水,祭奠我二十四年的清白。

    远远地,我望见了他,天使一般的申彗星。

    即使只是这样远远地望着,我依然觉得他身上的那到圣洁的光芒十分得耀眼,让我只觉得一片的炫目。

    我对自己淡然的一笑,然后转身。

    我不再是那个夏天里灿烂纯白的summer,我无法面对他的光芒。

    转身,我需要一个角落接纳我的卑污让我暗数我的伤。

    “summer!”

    天籁的声音,我没有神赐的力量,我无从拒绝。

    当彗星发现了转身的我,追上来叫住我的那一刻,我知道,面对太多的事情,我都一样的无力。

    我们的爱,原本,就是一场劫难。

    彗星就在我身边,但是我依然每天的不安着。

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